222988_10100282483597434_3312260_54469259_5787261_n.jpg
警告:閃光注意

兩年MBA轉眼間就過去了,就像之前說過的,這中間有歡笑也有眼淚,而陪伴著我渡過MBA生活中很重要的一個人就是我的隊友和麻吉:Kayla Villnow,愛稱:KK。

因為我沒有參加開學前的補習班,我和KK第一次見面是在MBA LEAD Week。在分組的當天早上我在早餐會時第一次遇見KK,她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超級陽光女孩,後來也證實的確如此。早餐她坐在我旁邊,她說她之前都沒看過我所以特地來打聲招呼,當下我在想:這真是一個有活力又有親和力的傢伙 :) 

我們變成麻吉後KK有一天問我說在第一天我對她印象最深的是什麼?並不是她的活力,也不是她的親和力,更不是她的外表,而是當我跟她說我是台灣長大的時候她舉起手很有精神的跟我說: 你好!
我也反問她同樣的問題,她說她一開始就對我印象很深是因為從來沒有人直接對她說: Hey, you wear your shirt inside out and you forgot to cut the tag... 沒錯,當天她衣服真的穿反,而且標籤也沒剪,上面大大的寫著:GAP  $29.99  XD 

"What kind of guy would point that out to a girl in such a direct way!?" (One of a kind! I know....right?)

2010  3.5 T Adobe   010.jpg  
Team 16 (左起Adobe主管、KK、Blake、我、Manuela、Erik、Adobe主管)

或許是緣份,我們還真的被分到同一組,我們第一年所有的主修課都是在同一組,某方面來說我們等於是在同一條船上。我們這一組有著不同於其他組的小組文化,我們都不喜歡照著學校所教導的團隊合作方式走,我們衍生出自己的team work,這一點曾經讓帶領我們的2年級MBA非常頭痛,最後他放棄帶領我們 XD

開會時除了我專長的領域外我的話並不多,常常覺得只要大家ok我就ok,不然有時開會開到很晚再提出新計畫只會累死所有人。我們之間最有"想法"的是Blake和Manuela,這兩人都喜歡堅持己見,總是喜歡當每一個Project的領導。KK通常會聽這兩個人的提議後再給自己的想法,她比較像副隊長,B和M不在時就是由KK來帶頭,雖然她也是會挑case,不在行的她也是不接。我和Erik比較不喜歡跟其他人硬碰硬,我們會參與討論,也會盡力做好份內的事,但我們比較不會強出頭的領導,我們的任務比較像維持小組的權力平衡,不要讓我們衝出正常的跑道

KK:"If you see Jeff jump in and trying to take control, that means we are in deep shit"  (這只發生過一次...還好 XD)

DSC00900.jpg P1010067.JPG

KK總是一直在後面推我,她只要看我開會不太說話就會主動的問我的想法,常常逼我說點什麼,多謝她這樣我越來越敢在我不拿手的case上吐槽 :p 她可能也是同學中第一個把我看透的人,或許是因為我們同一組,但其他三位組員當時都還沒注意到時Kk已經看到了...所以有一天KK問我:為什麼表面上要有所保留?為什麼不讓大家看到你背後的努力?我回她:不能太早亮出底牌不是嗎? 再說,這四個人常常脾氣來了就什麼都不做,總是要有人在後面確保我們這一組每次都可以交出作業吧 囧

168899_618028359124_7300955_35585283_4379416_n.jpg

從來沒想過會和KK成為這麼好的朋友,因為說真的我們差異非常大。她愛狗,我愛貓。她一天不運動就覺得自己胖,我一週不運動覺得是理所當然。她覺得酒好喝,我覺得有夠難喝。她喜歡三不五時跑派對,我只想在11點以前回家睡覺。她總是超級有活力的樣子,我常常像是沒睡飽。她個性超級開放,我總是有所保留。她喜歡直接了當說清楚講明白,我還是無法不去想對方的感受...等

KK也說她也沒想到我們會變成無話不談的朋友,我們都說不上來,反正就是這樣 XD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就什麼都可以聊,學業上不管發生多大的事我們都是同一組,我們一起經過課業上的每一步。也許因為是這樣我們有了某種程度上的信任,漸漸開始分享更多事情....簡單說我們就是愛八卦吧 :p

166634_620514881114_7300955_35633297_5133285_n.jpg P1010063.JPG  

知道我不喜歡喝酒後,KK在第一學期就定下她MBA最希望達成的目標之一:Get Jeff Drunk。只要有派對或是TG她都會要求我一定要出席,到場後她總是會拿著酒跑到我面前要我喝,當然每次都是被拒絕,不過她會死纏爛打的鬧說只要喝兩口就好....通常我都會喝個幾口讓她高興一下,不過這傢伙常常會得寸進尺地拿更多酒來要灌我,所以我常常偷偷摸摸的跑回家,這也成了同學間很多人用來糗我的玩笑之一....而鬧了一年半後Kk終於在2011年4月讓我醉倒,連續的Tequila Shots、啤酒和調酒實在是....當晚我根本不記得有跟Kk照像,也不記得我到底是怎麼回家的,只記得隔天早上紅到中午和頭痛了一天....

KK的媽媽對我說:You can't say no to that girl, I'm surprised you put up for over a year. (笑)

IMGP7392.JPG IMGP8132.JPG

當然也不只有吃喝玩樂,之前在南美洲慈善團體工作KK也很熱愛當義工,所以她也常常抓我去當各式各樣的義工。因為沒有車所以我一開始只在學校附近當義工,KK知道後就自願當司機載我去更多的義工活動。我們最常參與的是C4C的SOWA,從保齡球到籃球,從陪孩子們玩到教他們寫功課...等。當海地發生地震時,KK還很主動的發起募款活動,放長假時她也會回南美洲當義工,今年春假她去幫忙蓋房子。她想了很多,畢業後她選擇再回到之前的團體,繼續為需要的人盡一份心力 :)

206730_655730284164_7300955_35776974_4111763_n.jpg

去年經歷了很多事之後,在第二年的MBA生活中我們也不再是同一組的組員,我選修課大多是財務、會計和國際商務,KK則是比較注重在市場行銷和創業的部份,一起上課的時間自然也減少許多。於是我們固定每週會聚餐一次,有時是吃個便餐,有時是買杯飲料。好玩的是,我們明明有電話卻都不喜歡講電話,KK住在離我不遠的Green Lake,她常常會直接開車過來抓我出去。於是我們的固定的活動就是在週二和週四下午1:30-3:30在Ave上的泡沫紅茶店做功課或是聊天,平時也會不定時的被KK抓去快走或是跑Green Lake...等。

"I've learned to love bubble tea, when will you learn to love alcohol?" (這個嘛....^^a)

我們班人數比較少,所以八掛傳的速度也比較快,常常混在一起的我們當然也有被懷疑過...但我和KK卻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我們有稍微聊過,一樣是說不上來,但就是沒到那種感覺,KK說要是有的話我們其中一人在單身後早就會又行動不是嗎?所以我們兩個會對對方說:You have no idea how special you are。我知道知心好友很珍貴,但能有這種正妹麻吉可真是可遇不可求。我在噗浪上開玩笑的說我大概是把這輩子的運氣都用在和KK的緣份上了吧 XD

P1020171.JPG  

兩年其實很短,但我們卻有個很強的羈絆。這兩年不管發生什麼事KK總是在那邊聽我說話,總是在背後推我一把,也在我最低潮的時候拉了我一把。雖然她也對我說謝謝我也總是支持她、容忍她耍個性,但我必須要說,這些都遠遠比不上我對她的感激。沒有她我想這想年MBA生活會平淡無比,或許到現在我都還站不起來吧...這兩年或許我失去了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但我也認識了這輩子很重要的人,這是再多的學費也買不到的

雖然說我們都希望能繼續留在同一個地方,但我們也知道我們未來會在不同的城市。KK已經搬離西雅圖,她會在達拉斯致力於慈善工作。我嘛....現在還不知道會在哪裡,但我想長期來說我不會留在美國吧。KK也是知道的,所以最近這兩個月她三不五時會跑來鬧脾氣要我快點娶個美國人留下來,或是要我也去達拉斯工作...等。有一次她哭著說她知道我的重心還是在台灣,但台灣好遠好遠...是啊...回台灣的話的確是不能常常見到面吶...

IMGP8253.JPG

KK離開的前一天要我隔天一定要騰出時間給她,她說我是她在西雅圖最後才想說再見的人 (家人除外)。在說再見之前她還傳gchat給我,她說我們都必須要答應對方不能哭...但在一碰面後還是馬上就抱著哭...

『喂...!妳不知道要大哭的話是不該化妝的嗎?我的衣服都髒掉了....』

於是我們相約,不管我們在哪裡都要保持連絡,不管在哪裡都要想辦法找時間碰面,人生的重大場合絕對不缺席。

離開後KK給了我一則簡訊,完全就是她會寫的東西..

"Hey!You can't get rid of me that easily!" 

最後請看這High咖亂舞 :p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風 - I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